公慎幼珊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山西黑砖窑事件:记者河南巩义探访回家窑工

时间:2022-08-15 05:41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公慎幼珊网
山西黑砖窑事件:记者河南巩义探访回家窑工

李润芝痛苦地回忆儿子落难的事。

李耀锴的家。刘丽普、邢云/摄

  本报特派记者 刘丽普 邢云 发自河南郑州

  18岁的李耀锴失踪后,他的父亲李润芝有一种直觉:“我的儿子肯定被弄到黑窑场里去了。”5月份,河南******都市****连续****了揭露山西黑砖窑的节目,李润芝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直觉。于是,他在向河南有关方面递交求助材料时,每次都写上这句话,“有一次,我把材料交给警方。一名负责人看了后说,这仅仅是你的猜疑。事实证明,我的猜疑是对的。 ”

  当地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,几年前,当地有不少人被骗到山西做苦工,先前这儿也曾有一个砖场,骗了外地人来干活,又不给工资。在李耀锴家,他的姨妈说,去年腊月,她所在的村就有一名30多岁的男子被骗到山西黑砖窑,三天后,他逃了出来。

  高一没上完,就出去打工

  6月16日下午1时,在蜿蜒的山沟沟里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又倒了两次车后,记者找到李耀锴所住的山村———河南巩义市丁沟西沟。

  村里不少人都知道李耀锴,在一个小伙子的领着下,记者来到一个小山的山脚下,李耀锴家就在半山腰上。很遗憾,记者赶到时,李耀锴刚出门。他父亲李润芝说:“在家休息两天了,他刚出门,最多半个小时,去郑州火车站送朋友了。”

  李耀锴兄弟两个。弟弟正在读初三,而他读到高一就不上了。****妈说,他身体比较差,成绩不是太好。今年3月份,李耀锴不愿再上学,恰好有伙伴邀请他一块出去打工,便欣然应允。

  3月13日,李耀锴的朋友原本说好要来郑州火车站接他,结果没来。晚上8时多,从没出过远门的李耀锴在火车站的广场上来回转悠。这时过来两三个人,说给他介绍工作,每天上班4个小时,工资不低于1500元。李耀锴不想跟这几个陌生人走,却被他们架到一辆车上。他喊着“救命”,周围却没一个人来救他。

  他先被放到火车站附近一个小屋里,之前,这里已有一名来自四川的年轻人。他俩被拉到洛阳之后,他们的“队伍”里又添了两个人。一个来自新疆,一个来自安徽。这四个人后来最终被带到山西省洪洞县的一家砖窑。这个砖窑就是臭名昭著的“洪洞县广盛寺镇曹生村黑砖窑”。

  儿子失踪后,家里再没有笑声

  李耀锴的弟弟刚16岁。自从哥哥失踪后,他再没笑过。他说:“我想我的哥哥啊。”

  李耀锴的妈妈整天以泪洗面,茶饭不思。

  李耀锴的父亲向单位请假,开始了寻子之路。李润芝说,这孩子刚18岁,没出过远门,最远就到巩义。一不上学,就想出去闯江湖,社会阅历太浅。

  屡屡失望后,李润芝没有绝望。他说:“当时就感觉他被骗到了黑砖窑,可走访了很多家省内的砖窑,一无所获。”

  5月13日,李润芝看到了河南******的报道,便去******寻找线索。那天,他在******碰到了几十个找孩子的家长,大家交换彼此的联系方式和孩子的****后,他重新开始寻找,新乡、焦作、山西……与此同时,他渐渐感觉自己力量的渺小,开始向****方面求助。

  一位民警告诉他,警方的力量也是有限的,比如说“人贩子”,拐卖妇女****才叫“人贩子”,去找工作被骗到外地做苦工,那叫“黑中介”,这又牵涉到其他部门,国家对“黑中介”的处罚力度较轻……

  所以,李润芝尽可能多跑几家“黑砖窑”,尽量多找一些线索,整天跑到外面找孩子,“这家哪还像个家呀!”

  刚回家时觉得“很丢人”

  经过山西警方的解救,6月13日下午,李耀锴回家了。

  李润芝说,儿子回来时,那边的民政局给他换了一件新衣服,但他的头发很脏乱,行李中还有破烂不堪的衣服。“我去接他,问他这两三个月干啥去了,他说打工。他不愿把真相告诉家人,实际上家里早就知道了。”

  13日到15日,除了吃饭,李耀锴就是睡觉。“他太累了,好不容易轻松了,得让他好好休息休息。”14日下午,山西洪洞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找到李耀锴,给了他300元“联系费”,希望他能找到其他一块儿被骗到山西的“伙伴”。这时,他才向家人承认自己确实被骗到了山西的黑砖窑。

  李耀锴的妈妈说:“我跟邻居们说话,让儿子听到了,他总是质问我‘你是不是又跟别人说我的事儿,’他总认为自己做了什么丢人的事。”

  “睡”了两天后,李耀锴终于“鼓足勇气”走出了家门,去镇里网吧上了一次网,他一搜才知道,原来这事儿广为人知,隐瞒是不可能的了。通过这次上网,他联系到了那名和自己一起受难的四川难友。通过电话联系,4个人又聚到了李耀锴的家。

  6月16日一早,山西洪洞民政部门给他们发了“工资”,李耀锴领了4000多元,此外,他还领到了1000元的慰问金。

  当天上午,4名难友在电视上看到“老板”被刑事拘留,大家都很兴奋。李耀锴戏谑地说:“咱们领工资,他进了监狱,这世界多‘不公平’啊。”

  “这样的悲剧不要再上演了”

  采访中,李润芝多次对记者说:“国家需要想想办法,惩处完那些恶人,还要保证孩子以后不再受这种伤害。”

  “不幸中的万幸,”李润芝说,“相对于其他人来说,耀锴受罪两三个月就被解救了出来。可是,谁又能保证他以后不再受同样的罪,!”

  据了解,和李耀锴一同被骗至山西的其他三个人,都正在找工作。在巩义市,不少孩子初中毕业就步入社会,他们中间大多数都选择了外出打工。而因为知识水平较低,他们大多在城市中从事装修、修理、饭店****等工作,这些涉世不深的孩子,难免受到各种各样的****。

  6月15日,记者在郑州市一所学校门口,就“黑工”一事随机采访了几名中学生。他们的回答居然惊人地一致:农村的孩子没见过世面,太容易被骗。

  “黑煤矿”中也有童工,

  辛酸寻子路,李润芝不堪回首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在寻找儿子时,碰到不少和他一样的父母。为了尽早找到自己的孩子,他们常在一起交流信息。

  李润芝称,据说很多小煤窑中也有“黑工”,比“黑砖窑”更为恶劣,因为他们长时间在地下,外面的人找寻起来,难度更大。

  6月16日下午,记者还找到巩义孝义镇外沟村,试图采访被解救出来的张银鑫,却最终无能如愿。其邻居告诉记者,张银鑫的腿和脚被严重烧伤,他家人把他送到医院救治了,但不知道是哪家医院。

  

[我来说两句]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